双尘可以吃.

-平庸無奇-
心之所向,行之所往。
我很努力了.

文绑:言子
↑神 💫

主蹲K漏。

愛親信r。鮟鱇🐟

tx2903515097

頭像對面lofID -鈴子鈴子鈴

【k漏】 与光

哭出声...

硫酸压铁:

*点文 @雁囚


*k漏,三次向,勿扰正主


*恋爱的美好属于他们,ooc属于我


*推荐BGM:微光-哦漏


*祝食用愉快



    或许对于毫无预备的他来说,那一天原本只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。


    小雨刚刚停歇。这场突如其来的的雨带走了地面上的余温,也好似洗濯去了空气中弥散着的尘灰。哦漏向窗外望去,远处的霓虹灯投来的令人目眩的光被玻璃上的水迹打散了,晕开了一小团一小团涟漪似的彩色亮斑。


    轻吸了一口气,他才回过头重又看向电脑屏幕。房间没有开灯,显示屏照出的白光几乎填满了整个空间……好像只要这么做就可以驱散那种没来由的孤独感。


    为什么会孤独呢?


    哦漏扫了一眼直播间的人数,开播已经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了,观众人数仍然在不断增加。明明还有这么多人陪着他,他哪有什么孤独可言?


    可他就是觉得缺了什么,一定是缺了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

    哦漏唤醒了桌子上放着的手机,给kb发的消息依旧停留在两个小时以前。


    他还没有回。


    他现在在做什么?


    哦漏知道kb很久之前就给自己设了特关,还非要缠着自己也设一个。哦漏完全可以保证,如果不是在吃饭睡觉或者是在洗澡什么的,两个人完全能做到秒回消息。


    可真正需要他的时候,却和他失去了联系。


    哦漏心不在焉地唱了两首歌,思绪却已经不由自主地飘到了不知何处。


    他从来理不清自己和kb究竟是什么关系。是朋友?是兄弟?是搭档?还是……


    还是恋人呢?


    哦漏心里很清楚,自己对kb的那种微妙的情感绝对不是什么依赖或只是简单的友谊。他不是kb那样毫无恋爱史的人,他也一直都很清楚,友谊和爱情的界限到底在哪里。


    一直以来,kb都在努力地打破他为自己布下的桎梏,执着地与他携手对抗世界。


    对于这样的一个灰暗沉寂的自己,看到光的那一刻,必定会醉心于光。


    哦漏不知道自己曾经度过多少个无眠的夜。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他的笑容,是他温暖的语句,是他替自己揽下所有……都是他。


    只有从窗子外洒落下来的一方月光伴着他辗转反侧。


    有时候挣扎得身心俱疲,略带无望地望向天花板,除了一些细碎的明暗纹路,他再看不到别的东西。即使想看到眼泪也很难,干涩的双眼很难流下泪水。


    可他偏偏不好挑明这种感情。他知道kb拿整个世界对他好,可是如果有些话说出了口,他也许会失去整个世界。


    他一直在追逐那个人的身影,即使这需要付出的是他的一切。


    一曲结束,哦漏甚至觉得并不是自己在唱歌,而是嘴巴记住了一个个发音而已。也不知道是谁带起来的弹幕节奏,整个直播间都的人都开始问起自己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。


    “我很好啊,别担心我啦。”


    哦漏笑了两声,本想再说些什么,看到一条弹幕时却又愣在了那里。


    “什么,我干嘛要给他打电话啊……”


    哦漏再度拿起手机,屏幕亮起,仍然没有他的回复。


    弹幕上开始疯狂刷起了打电话的字样。哦漏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在期待什么,但即使这些粉丝没有带起这一波弹幕节奏,这通电话他也会打给kb。


    拨通了那个号码,打开免提,“嘟——”声被狭小的房间扩大。短短的几秒,于哦漏来说却好像相隔一个世纪。


    “喂……?”


    “cnm,晚上好。”


    哦漏还记得当初这人是怎么黑的自己,今天总算将计就计怼了回去。他已经能想象出kb在电话另一边想骂回来又不敢对着直播丢人的神情,不禁笑出了声。


    “你给我打电话就只是想骂我一句cnm吗?”kb有些懒懒的声音从听筒传来,“你是不是开着直播呢?”


    “是。”哦漏没打算否认。


    “开着免提吗?”  “嗯。”  “那你把话筒往麦那边凑凑,声音开大点。”


    “什……什么……?”哦漏显然有点发愣,“你是不是又要黑我?”


    哦漏嘴上是这么说着,手上却不由自主地按kb说的去做了。他早就习惯了相信kb,他知道kb永远都不会真的去害他。


    “漏,我爱你。剩下的路,我们两个一起走,好不好?”


    “咣当——”
    手机从他的手中滑落,砸在桌子上发出了一声闷响。


    哦漏甚至根本没有反应过来,他觉得自己一定实在做梦,可从指尖向下蔓延着的,带有凉意的麻木感却又是那么的真实。


    心跳加速,仿佛要冲出了胸膛。


    ……


    弹幕还在持续爆炸,直播间的人数几何式增长。哦漏已经没法理会那些粉丝的震惊吵嚷,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,一遍遍地在脑海中循环着那句告白。


    原来一直在奋力逃避的还是自己。


    “漏……喂……?”


    “我在呢。”
    哦漏的声线有些颤抖。


    “看看窗外。”


    “啊?”  “嘟——”


    一声短促的提示音响起,把哦漏重又拉回了现实之中。他跺了跺有些僵了的双脚,踉跄了几下走到了窗边。


    窗外泛着细碎银光的小路上,站着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。那人望向自己,挥动了几下握着手机的手,手机屏幕亮得抢眼。


    晚风还未凉彻。他伫立在窗边,良久无言,只有眼中跳闪着的微光出卖了他。


    “那你还站着那里干什么,上来啊。”


    他的语调还是那么的温柔,眉眼中有掩不住的笑意。


    “怎么这么突然啊……我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跟着你出柜了。”
    “我以为你早就知道我喜欢你了。”
    “滚吧,傻逼。”


    二人紧紧相拥在一起,再也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分离。


    不求蛾与火刹那间的绽放,我只愿只身与光。



    -fin-

评论

热度(9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