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概就是徐瘾(「・ω・)「

这个人很懒,介绍被它吃了。

虐的肝疼,赶紧摸点糖👋

“啾♡”

喝醉酒之后被关宏峰情话轰炸了一番 第二天早上回忆起当时的事情瞬间就脸红了///

关宏峰:“周巡,我爱你,你爱我,我们就在一起,简单的事。”

是大小关周噢!!

小关“嗳,别板着脸,笑笑。”

周“关宏宇你他妈别乱动..!”

大关“...什么时候好?”

就甩个摸鱼👋

阵哥不哭给我摸摸吧。
姿势有参考✨

【叶韩叶】懒狐狸。


#叶韩叶✨
#ooc

  自他俩同居以来,基本都是韩文清下厨养活这个懒狐狸,不得不说虽然老韩没有什么太大的意见,但是这姓叶的狐狸外表看起来好养的很,其实是个麻烦货。
  “老韩——我要看电视。”

  “自己开。”
  “老韩~”
  韩文清无言,忍着火气步过去开了电视。

  “老韩——我饿了。”
 
  “现在才5点。”
  “做完饭就6点了!”
  韩文清无言,默默推开了厨房门。

  “老韩——烟。”

  “不给。”
  “老韩——您大人有大量,我保证今天只抽——”
  “不,给。”
  叶修见这方法不管用了,挑起嘴角挂着一脸坏笑凑过去,粗暴掰过老韩下巴就是一个吻。
  “妈的你干嘛?!”
  “亲你咯。”

【点梗】占tag致歉x

就。一个画手兼写手,随时点梗呀来者不拒,啥都可以就是肉不会画,会写x
cpk漏k向☁

来点啊我超无聊!

占tag致歉啦💦

【韩叶韩】同居一个星期你就给我搞幺蛾子。

#同居就要结婚?
#韩叶韩cp向
#ooc

  清晨。
  凉水彻底把自己弄清醒了,毛巾拭掉顺着脖颈线条下滑的水珠,转头看见那人靠在门口差点以为自己在做梦。
  “你起了?”
  “没想到吧!哥今个起可早!”
  微微叹息一声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厌烦,这家伙平时可是没少烦自己,敛眸闻言。
  “来!给哥抱一会!”
  “你脑子有毛病吧。”
  看他张开双臂堵在门口丝毫没有要让步的意思,犹豫半晌走上前半步抬臂揽住人腰按怀里。
  “够了吗。”
  “对对对!这才乖嘛!”
  -他今天怎么了。
  松手见那人没再挡着路,平平淡淡表情上没有一丝情感波动,-反正都是大男人就抱一下有什么。坐在早餐桌上呆愣般搅拌着燕麦。
  “老韩啊。”
  “...说。”
  自然不知道他心里打着什么算盘,愣了半天才回答。
  “你看咋们都同居了是吧——哎呀其实之前就想说的但还是等同居时候说好了!”
  “干嘛,快点。”
  不知不觉竟有些紧张,知道他说的不是好事就是坏事,把头埋低了几分。
  “要不要考虑和哥结婚?”
  “脑子有病。”
  第二次说这句话,心里却隐隐觉得那人不是在开玩笑,思绪瞬间被打乱,捏着勺子的手绷的紧紧的,骨节发白,几乎要把手里的东西捏坏。
  “我说真的。”
  脑子炸开了锅,放下勺子想起身,身子却似乎有千斤重,挪揄片刻,呼吸都在颤抖。
  “....”
  呼吸几口,恢复最初的平静,颔首对上那人融进了几分期待的眸子。
  “结了可就不能跑了。”
  他松了口气,撑头从兜里掏出一对戒指,递到自个面前晃了晃,翕唇:“手。”
  “两个都给我。”
  不由分说扯过人手腕把戒指给他套上,抿唇松开人手指腹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,垂眸凝视着。
  “老韩,今个起咋们可就是夫妻了!”
  “我夫你妻。”
  那人起身,撑着桌在探出大半个身子凑上前来点点自己唇角。
  “是是是——”

【警匪paro韩】短文

#警匪paro
#微韩叶/韩视角
#ooc

  狭眸眉头蹙的紧紧的,眼前这个嬉笑的歹徒死死劫持着一名人质,事发重大,上级给自己派了任务便来到这里。
  “你们可看着点哦,哥小手一动这丫头可就夭折了。”这个罪犯唯一的烦人之处就是话多,却也丝毫不敢放松警惕举着手枪对准那个歹徒,那人臂弯下的姑娘十分的惶恐,似乎下一秒就要吓晕厥。
  大部分人都认识这个歹徒,作案多次却从未被抓到过。
  叶修。
  可惜这次我来了。
  那人的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,停留了许久才意味深长的离去,并没有心软,无谓的冲上前去,那人果不其然呆愣了半秒,回过神来自己已经闪身到人跟前,-居然敢在劫持人质的时候发呆么。
  翻转手腕干脆丢掉碍事的手枪,钳住人胳膊借力扭转,那可怜姑娘乘机挣扎出来,下一秒就是卯足了劲一拳挥到人脸侧,抬膝准确撞击人小腹。
  “叶修。”
  他似乎被哏到了。
  “这么狠的吗,老韩。”
  心脏被狠狠揪了一下下一秒就是突如其来的疼痛感,再用力已经来不及。
  “混蛋。。”
  回过神来他已经无影无踪。

【韩叶韩】叶卖惨。

#韩叶韩
#是同居文的开头
#韩视角

  “老韩,我明天来你家住啊!”

  “为什————”
  话到一半还未出口电话哪天便响起了“嘟嘟嘟”的声音,蹙眉有些莫名其妙,随手拿起玻璃杯灌了口水,凉水顺着喉管滑下倒是清醒了不少。
  -那小子搞什么名堂。

  次日。
  “咚咚咚。”
  清晨,不知是谁一大早跑到家门口玩命的敲,无奈思绪回转想了半晌认了命一般步过去开门,与自己的想法无一偏差,那人站在门口半眯着眸依旧一副痞子表情。
  “哟!老韩!哎哎哎别关门啊——”
  下意识扣上门,被那人抵在门框的手挡住。
  “干嘛。”
  “还能干嘛,来你这常住呗!”
  叹了口气自知逃不过便没有多少,大敞开门让他进来。
  “哎呀谢谢清清葛格~”
  -恶心。
  蹙眉压着嗓子不由分说威胁一句,“我关门了。”闻言那人连忙屁颠屁颠跨进门坎,适应力到是不错,进门就把这房子当自己家一般往床上一躺,打着哈哈左撇右撇。
  “这是我家。”
  “你家就是我家嘛老韩!”

  几乎想一句滚给人轰出去,在各种原因下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没想到那人到是得寸进尺了。
  敛眸抱臂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,快要入睡之际被一句“老韩!”吵得睡意全无,拢了拢身子蹙眉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情绪却顿在了半路。
  “能借哥靠会吗。”
  他出奇的稳重,语气语调一成不变,扯了扯自己衣摆半眯着眸子凑上来。
  “闭嘴。”
  本想拒绝,无意瞅见那人宛若小兽一般的动作竟有些心软,狭眸不着痕迹叹了口气允许了这个过分要求。
  “哥可是计划通。”
  那人竖起大拇指狠狠把头歪到自个肩上,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一拳朝人脑袋上砸过去。
  “叶修你有病吧。”